网站首页| 食品新闻| 美食推荐| 热点新闻| 深度观点| 食品辟谣| 农业消息| 金融财经| 健康养身| 企业品牌| 地方食品| 保健食品| 综合新闻 | 国际新闻
> 新闻 > 行业监督 > 正文

药店里偷偷售卖的假壮阳药 海曙警方查获大量假“伟哥”

2018-12-05 10:05:48        来源:法制网

通过网络渠道非法购得原材料药粉(西地那非),把它和玉米淀粉搅拌混合后装入胶囊,再将胶囊按照买家要求的方式进行包装,通过微信方式售卖给街面上的实体药店和性保健品店。

日前,一起涉及全国13个省、数十个地市,涉案金额达2000余万元的特大制售假药专案在宁波海曙告破。11月28日,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海曙分局在鄞江派出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这起案件。

药店里偷偷售卖的假壮阳药

当天上午,海曙公安分局食品药品环境犯罪侦查大队副大队长蒙巨江和鄞江派出所陈警官向记者介绍了专案组民警们历时13个月侦查、破案的经过。

“去年10月,我们接到海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线索,说海曙鄞江镇光溪村内的健发药品零售有限公司里有人在销售假壮阳药,且数量较大,已涉嫌销售假药罪。于是,我们立即联合区市场监管部门对该药品零售公司进行突击搜查,当场查扣涉嫌假壮阳药670粒,并将涉嫌销售假药的犯罪嫌疑人钱某抓获归案。”蒙副队长说,通过审讯,警方确定钱某所持的假药是从海曙龙观乡龙吉大药房的周某处采购。周某很快落网,而在周某药房旁的两间店面房内,民警还当场查扣各类假壮阳药6000余粒。经鉴定,上述被扣药品均为假壮阳药。

为摧毁假药销售网络、打击制售假药的源头,海曙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抽调精干警力展开侦查工作。根据周某的供述及查阅其手机微信、QQ等买卖记录,民警发现,周某是通过微信等方式与上家叶某联系、购买假壮阳药的,他除利用自己的实体药店进行零售外,其余大量假药通过网络方式,批发给宁波大市范围内的20多家实体药店进行隐蔽销售。

“这些都是正规药店,但假壮阳药并不是放在店内正式的货架上,而是在有需要的顾客前来咨询时,店内销售人员会偷偷推荐、售卖。”蒙副队长说,目前,这些药店的相关责任人、销售人员都已被警方按相关法律法规采取了措施。

假药的生产、加工、包装竟是同一人

今年2月,专案组侦查发现,为叶某提供假药的上家是一名叫王某的浙江台州籍男子,叶某和王某也是通过微信聊天的方式,进行假药交易及账目结算的。

然而,经过进一步追踪,民警察觉,王某并非假药生产者,只是一个售假者,他每天都会开着一辆小面包车在台州市内给药店送假壮阳药。又经过了1个多月的侦查,民警通过王某终于成功锁定了假药的来源——江西上饶县的杜某,并发现了杜某隐藏在居民区内的假药生产窝点、成品仓库、原料仓库。

“从原料采购到生产,再到包装销售,杜某都是一个人干的。”蒙副队长说,杜某每天的行程非常规律,上午7点半送孩子上学,然后骑电动车去制假窝点进行生产加工,有时连午饭也不吃,啃点面包就继续开工,一直干到下午4点半,准时去接孩子放学,“窝点附近有家快递公司,杜某差不多每两天去寄一次快递,将大量假药通过物流发送到各地。他不仅寄快递用的是各种假名字,还花钱买了一张假身份证和身份证对应的银行卡,让买家将货款直接打进卡里。”

今年5月16日,掌握了证据之后,专案组民警兵分多路前往宁波余姚、浙江台州、江西上饶等地同时组织实施抓捕,抓获了向周某销售假药的犯罪嫌疑人叶某、王某和生产假药的犯罪嫌疑人杜某,一举摧毁了这条生产、销售假药的链条。

一种配方“变出”41种假药成本仅4角一粒

据本案生产假药的犯罪嫌疑人杜某供述,他通过非法渠道购买到了壮阳药的原料之一西地那非,并将它与玉米淀粉按比例倒到脸盆里搅拌混合,装入胶囊后放进药瓶,再根据买家需求进行包装。

“令人惊讶的是,在杜某的制假窝点里,我们除了查获了大量假药、制假原料、机器设备之外,还查获了41种不同品牌假壮阳药的包装盒。这些包装盒也是伪造的,有些连说明书都一样,由此可知,杜某的一人作坊,凭着相同的配方,竟然能供应给下家41种所谓的壮阳药。”鄞江派出所陈警官告诉记者,市场上销售的正规壮阳药一般在150元一粒,假壮阳药的销售价格在20元至100元不等一粒,而杜某假壮阳药的实际制造成本仅为0.4元一粒,他以1元左右一粒的价格供应给下家,下家再层层加价销售给各城市街面上的实体药店和性保健品店。

对于杜某制假的获利,蒙副队长说,由于杜某很警惕,交易后很快就会消除记录,在制假窝点内,民警也只查到了他塞在角落里的500元私房钱,不过,根据目前已有的证据分析,他很可能制假已有8年之久,“你想想,杜某和他妻子都是下岗工人,没有工作,住在老小区,妻子还常年生病,但他却在这几年买了房子、车子,还能供大女儿去英国留学,获利可想而知。”

打击制售假药的全国集群战役已经打响

据了解,截至目前,专案组共计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捣毁假药生产窝点2个、假药产品存储仓库4处,缴获假药生产机器设备3台、各类假药41种共计11万余粒、相关假药半成品及包装100余万粒(盒)以及相关假药生产原料1000余公斤。并以此案为突破点,全面查清了一个涉及国内多省份的假壮阳药的生产窝点及购销网络,斩断了黑色利益链。目前,该案12人已被判刑,其余人员正在办理中。

上一篇:涉嫌虚假宣传!茅台白金酒被判退一赔三,消费者获赔278万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