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食品新闻| 美食推荐| 热点新闻| 深度观点| 食品辟谣| 农业消息| 金融财经| 健康养身| 企业品牌| 地方食品| 保健食品| 综合新闻 | 国际新闻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菜场和批发市场菜价悬殊 蔬菜在中间加了多少价

2018-12-06 15:15:13        来源:现代金报

每个周末,家住江北的毛女士和鄞州的陈大姐都会做同一件事情——为家里的冰箱囤下各式菜品。毛女士会打开小区的吃货团、微信群,跟着邻居接龙买下蔬菜、鸡蛋等“土货团购”,早上下单,晚上东西就送到小区门卫了。陈大姐呢,则喜欢和几位一起跳广场舞的大妈到宁波市蔬菜副食品批发交易市场,自嘲“大妈批菜团”的她们,会从商户处低价批发蔬菜和肉回家分摊。

“现在菜市场的菜价实在太高了,一些蔬菜甚至堪比肉价,100元钱拿出去,根本买不了多少东西,团购可以省下一些钱,挺好的。”毛女士和陈大姐不约而同表示,“团购”是精打细算下过日子的好方式。

菜价真的如马大嫂们所说的那么高?到底高到什么程度?高菜价真的改变了居民们的消费方式?连日来,金报记者前往宁波多家菜市场、超市和批发市场进行实地调查。

记者调查

菜场和批发市场菜价悬殊

菜场:2元以下的蔬菜难找

批发市场:2元以上的不多见

花菜9元/斤,西红柿7元/斤,芦笋20元/斤……今年10月中旬,记者曾去市区日湖、明楼、白沙等多家菜市场调研过菜价。当时,记者统计了30种蔬菜的价格,其中八成每斤超过5元。

当时,菜价调查员李蕾告诉记者,在他调查的30种蔬菜中,单价3元以下的只有冬瓜、土豆、卷心菜、大白菜、豆芽和萝卜,单价2元以下的蔬菜几乎没有,大部分蔬菜单价超过5元甚至逼近10元。他最直观的感受是“价格一直在涨,现在处于高位”。

西红柿5元/斤,罗汉豆10元/斤,西兰花5元/斤,老南瓜3元/斤,杭椒7元/斤、芹菜5元/斤、红萝卜4元/斤……这两天,记者又再度走访了这些菜市场,在日湖菜场,记者看到,蔬菜价格有所回落,但是2元以下的蔬菜仍难找。

随后,记者来到了陈大姐口中买菜很实惠的宁波市蔬菜副食品批发交易市场,走进批发市场,记者看到摊贩骑着运菜的车在市场里来回询价。一个个大摊位前,基本上都只售卖一种蔬菜,后面则停着载满货物的超大卡车。记者走了一圈发现,这里的菜价着实便宜,如老南瓜批发价只要8毛/斤,莴笋6.5毛/斤,白萝卜3-5毛/斤,杭椒3元/斤,红萝卜1.5元/斤,西兰花1.2元/斤……可以说,在这里,2元/斤以上的菜并不多见,和菜场菜价颇为悬殊。

数据印证

CPI进入持续上涨通道

食品烟酒类价格涨幅明显

市民口中的菜价高也可以从统计数据得到印证。记者从国家统计局宁波调查队了解到,宁波的CPI从6月起开始进入持续上涨通道。随后的3个月,受天气变热、台风及油价高位运行等因素影响,环比涨幅维持在0.5%-0.8%之间运行,导致同比涨幅逐月提高。

特别是9月,由于台风后续影响造成宁波鲜菜供应紧张,非洲猪瘟疫情扩散,导致外地猪肉禁运,当月同比涨幅达到3.3%,创近五年来新高。

10月份,食品烟酒价格涨幅不断扩大,食品价格同比上涨4.9%。受生猪养殖周期以及近期非洲猪瘟疫情影响,猪肉价格持续走高,猪肉同比上涨7.3%,自上月同比由降转升后,继续保持增长趋势;受成品油价格上涨影响,运输成本提高,鲜瓜果、鲜菜价格同比分别上涨13.7%和10.5%。

前三季度,食品烟酒类价格涨幅明显。具体来说——

猪肉价格由跌转涨。今年以来,猪肉价格同比降幅不断扩大,5月达到年内最大降幅12.8%,随后随着天气转热,生猪供应减少,价格降幅逐步收窄;8月底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宁波为防控疫情启动生猪禁运措施,猪肉供应出现紧张,外加“双节”来临叠加影响,9月份,猪肉价格快速冲高,同比上涨4.2%,结束长达19个月的下跌走势,由跌转涨。

鲜菜价格涨幅高位运行。前三季度,受去年同期低基数、运输成本上涨,以及下半年灾害性天气增多影响,鲜菜价格同比上涨9.6%。其中,前9个月中有6个月涨幅维持两位数,2月份涨幅最高,为19.4%。

鸡蛋价格上涨趋势趋缓。前三季度,鸡蛋价格同比上涨11.6%。其中,涨幅最高的月份为今年6月,受上年翘尾因素影响,同比上涨11.1%,进入9月份,涨幅由两位数转为个位数,出现价格走稳、涨幅收窄的态势。

水产品价格总体平稳。前三季度,水产品价格同比上涨1.1%。其中,淡水鱼、海水鱼价格同比下跌3.0%和5.0%;虾蟹类价格同比上涨5.9%。

原因探究

摊贩经营成本过高

一个摊位每天超过100元

“在我们这里,有些摊位场租费每年要四五十万元,大约是我们经营收入的5%要上交,太贵!我们起早摸黑地贩菜,几百个摊位竞争激烈,也没赚多少钱,说到底就是赚一点辛苦钱。”宁波市蔬菜批发市场多个摊贩都这么和记者说。他们同时告诉记者:“即使我们这里卖出去只要3毛钱,最终到菜市场也是要卖到2块钱的,菜场主也未必能赚多少钱。主要是各种成本太高了。”

在市区多个菜市场,摊贩也是和记者抱怨,“现在经营成本太高,一天做下来,也就赚个基本生活费,两夫妻一年辛苦下来赚个10多万很正常吧。像我们市场,很多店铺都关门了,生意根本做不下去。”

日湖菜场一位摊主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摊位费1.2万-2万之间,物业费1800元每年,小工200元每天,停车费320元每月,还要加上油费,两夫妻的生活费,以及每天菜的损耗费等。

“拿菜的损耗费来说吧,一筐菜拿来,不一定就能当天卖完,如果保鲜不好,就有一部分要扔掉,折损率超过一成,这也得算在成本里面。更为主要的原因是,现在人工越来越贵,有时候要请小工帮忙,200元每天不可少。还有摊位费,每年在涨。我一天在这里摆摊,运营成本超过100元。”

潘火菜场一摊主告诉记者,如今,超市、网络等竞争压力也很大,菜场人流量减少,让摊主生存压力增大不少。

上一篇:出奇制胜:打造“爆款”土特产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