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食品新闻| 美食推荐| 热点新闻| 深度观点| 食品辟谣| 农业消息| 金融财经| 健康养身| 企业品牌| 地方食品| 保健食品| 综合新闻 | 国际新闻
> 企业品牌 > 正文

广泽股份扩张奶酪零售被指“盲目”

2018-05-08 16:05:56        来源:新京报

营收大涨91.96%,净利大降86.72%,广泽股份近期发布的2017年财报呈现出“冰火两重天”。这也是其完全剥离采矿业、彻底转向乳制品加工业务后交出的首份成绩单。

2016年,广泽股份置出采矿业,置入大股东旗下乳业资产,并确立了以奶酪为核心的业务方向,转型首年即实现扭亏为盈。尝到甜头后,广泽股份在2017年开启了全国零售市场的快速扩张,致使销售费用大涨,由此也拉低了全年利润。而在近期发布的募资方案三修稿中,广泽股份投建的两个项目总产能更是超过了2016年我国奶酪消费总量。

业内认为,我国奶酪零售端消费并没有明显增长,广泽股份的扩张方式比较激进。在进口奶酪数量逐渐增长的情况下,其产能扩大也是盲目乐观。

全面转型乳企净利大降

4月19日,广泽股份发布2017年财报,其营收与净利呈现“冰火两重天”:营收9.82亿元,同比增长91.96%;净利润427.86万元,同比下滑86.72%。

对于营收大涨而净利大幅下降,广泽股份在年报中解释称,由于公司销售继续高水平增长,处于快速扩张期,尤其对零售渠道进行全面拓展,公司销售费用大幅增加,管理费用占比仍然较高,导致公司净利润水平较低。

财报显示,2017年广泽股份液奶、奶酪、贸易三大主业营收分别为4.25亿元、1.93亿元、3.6亿元,营业成本分别同比大增96.66%、67.99%、831.97%;总体营业成本和销售费用也分别上涨了102.1%、236.66%。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广泽股份完全剥离采矿业务、全面转型乳制品加工业务后发布的首个年度财报。2016 年广泽股份的财务指标中还包括采矿业,在2017年财报中已剥离了这一业务数据。促使广泽股份转型的主要原因,是其原有矿业盈利能力的不断下降。

然而押宝乳业并没有给广泽股份带来丰厚利润。2016年,完成乳业置入的广泽股份营收为5.12亿元、净利为3221万元,分别增长了41.76%和111.72%,实现扭亏为盈,但其利润中却包含了资产处置投资收益5223.3万元、不再计提安全生产费增加的1663.49万元。这些收益的缺失也是广泽股份2017年净利减少的主因之一。

2018年一季度,受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增加,投资理财、资产减值损失等影响,广泽股份业绩继续“恶化”。其营收为1.89亿元,同比下降4.91%;净利为-2014.4万元,同比大幅下降543.61%。

“激进”布局奶酪零售端

早在2015年11月,广泽股份前身华联矿业就以旗下子公司吉林科技的名义,出资8600万元受让妙可蓝多(天津)食品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迈出了转型乳企的第一步,并确立了以奶酪为核心的业务方向。

财报显示,2017年妙可蓝多初步完成了除西藏、宁夏外的全国性零售渠道布局,覆盖家乐福、永辉、欧尚等数千家零售终端。

广泽股份在2017年财报中表示,公司发展奶酪主业,营销网络和人员快速扩张,尤其是着力拓展零售渠道,进店费、条码费等前期一次性费用的必要投入,造成公司整体销售费用大幅增加236.66%。2018年一季度,广泽股份更是为新品上市聘请知名广告公司,签约知名动画IP等,导致销售费用大增81.2%。

实际上,妙可蓝多2015年、2016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4月27日,广泽股份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三次修订稿),拟募资不超过8.96亿元用于广泽乳品吉林区奶酪项目一期和上海芝然乳品改建项目,规划产能共计7.3万吨,这一数字已超过2016年我国6.9万吨的奶酪消费总量(据Euromonitor数据)。即便2017年妙可蓝多自产奶酪销量增长50%至6304.73吨,但仍不足新项目总产能的1/10。

乳业专家宋亮认为,我国每年奶酪消费中有70%流向烘焙、餐饮渠道,零售端消费并没有明显增长,仅儿童再制奶酪市场增长较快,但目前主要品牌集中在百吉福、小小光明等。“广泽股份加大零售布局,如果销售不成规模将很难承受费用上涨,其扩张方式比较激进。此外,随着进口奶酪质、量齐涨,其产能扩大也是盲目乐观,整体更像是在给资本市场讲故事。”

根据中国报告网的统计数据,我国近十年奶酪进口量和进口额保持着25%以上的速度增长。目前,国内奶酪市场半壁江山已被外资品牌占据,妙可蓝多市占率位列第六,剩余大部分市场则被其他品牌瓜分。

资产置换存疑

除市场扩张被指“激进”外,围绕此前广泽股份矿业乳业资产置换的疑问也不绝于耳。

2015年8月,广泽股份前身华联矿业的控股股东变更为广泽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的柴琇,自此开始了大股东旗下的乳业资产置入计划。同年11月,华联矿业发布公告,拟以股份发行方式向柴琇、广泽乳业投资购买广泽乳业100%股权,向吉乳集团购买吉林乳品100%股权,交易金额合计达 8.06亿元。而广泽乳业和吉林乳业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崔民东、柴琇夫妇。

截至2015年9月30日,广泽乳业净资产仅为8236.43万元,但预估值达5.52亿元,增值率高达570.44%。在预估基准日后,柴琇又对广泽乳业增资2亿元,使广泽乳业预估值增加至7.52亿元。当时便有媒体质疑,广泽股份大股东有推升标的溢价之嫌。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分析认为,由于广泽股份置入的乳业资产不属于轻资产或高成长行业,其较高的溢价率难被接受,因此大股东通过财务技巧对标的企业增资2亿元,实际上未付出任何代价,却让标的企业的净资产溢价率从7倍左右降至不足3倍,对监管机构和外部投资者具有很大的迷惑性。

至2016年4月,华联矿业再次修改重组预案,以资产置换方式置出采矿业全部股权,置入广泽乳业、吉林乳品100%股权,同时向柴琇、蒙牛集团等定向募资不超过17.11亿元,用于广泽乳品加工中心改扩建项目、吉林乳品奶酪加工建设项目等。

此举亦引发监管部门关注。2016年5月,上交所对华联矿业下发问询函,要求其对调整资产重组方案、由双主业变为单一乳业战略、交易方案调整后变更财务顾问的原因等进行说明。华联矿业回复称,采铁矿石业务大幅亏损,奶酪行业发展潜力巨大,为避免退市风险,公司调整了资产重组方式和发展战略。

2016年8月,“山东华联矿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工商登记变更为“上海广泽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华联矿业”也摇身变为“广泽股份”。

有声音质疑,广泽股份大股东旗下乳业资产是在以此种方式变相借壳上市。沈萌则认为,广泽股份修改重组方案是因发行股份收购资产无法走快速审批通道,且容易被认定为借壳上市而被从严审核。

针对广泽股份零售端布局、产能扩大的依据,外界对其乳业资产置换的质疑等问题,新京报记者自4月26日起联系广泽股份,其证券代表称需与董秘协商后回答,正在准备回复材料,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其反馈。

上一篇:河股份净利增速垫底上市龙头酒企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