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食品新闻| 美食推荐| 热点新闻| 深度观点| 食品辟谣| 农业消息| 金融财经| 健康养身| 企业品牌| 地方食品| 保健食品| 综合新闻 | 国际新闻
> 金融财经 > 正文

皇台酒业上市已达17年,经营业绩整体上较为惨淡

2018-02-05 23:09:43        来源:

“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广告语犹在耳边,但皇台的风光早已不再。

1月30日,一桩资本市场的荒诞怪事,让沉寂许久皇台酒业(000995.SH)再次“扬名”,其库存的成品酒突然不翼而飞,价值高达6700万元,占公司存货的四成。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如今的皇台酒业已经深陷困境。去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仅有227.74万元,应收账款只有62.45万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06.10%,已经严重资不抵债。而此次核心资产的丢失,皇台酒业大幅亏损。根据公司预告,预计2017年度亏损1.2亿元至1.4亿元,成为A股首家预亏的酒企。

实际上,皇台酒业上市已达17年,经营业绩整体上较为惨淡,此前因连续亏损已经3次披星戴帽。预计2017年度报告发布后,将再度被戴帽。

“中小型酒企实力不足,全国化布局存较大风险。”2月1日,一长期关注酒业发展的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皇台酒业大力推进全国化布局收效甚微,加上股东之间不和,导致公司经营难有起色。

针对公司的现状及未来发展规划等,长江商报记者上周向皇台酒业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止暂未获得回复。

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皇台酒业盘子小,市值不到20亿元,未来或靠运作重生。

真假难辨,四成库存酒丢失

怪事缠身,皇台酒业即将面临第四次ST。

1月31日,针对二级市场股价大幅下挫,皇台酒业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近期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

然而,真实情况并非公告所述,就在公告的前一天,皇台酒业发布成品酒库亏风险提示公告,称经公司财务部牵头对库存商品、财务状况进行盘点和清查,发现公司库存成品酒出现严重亏库,金额约6700万元,对此将全额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目前,公司正在核查亏库原因。

一纸公告令市场哗然,高达6700万元的成品酒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去年三季报显示,皇台酒业的存货为1.69亿元,丢失的成品占存货的四成。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库亏成品酒方面,皇台酒业语焉不详。皇台酒业有白酒、葡萄酒等,库亏的是什么酒,单价多少、可能有哪些原因导致库亏等,均未披露。

一白酒行业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根据皇台酒业去年半年报,白酒营业收入3335万元,葡萄酒180万元,由此可判断,库亏的是白酒可能性更大,而根据公司白酒销售单价,6700万元的库亏大约有百万瓶。

与成品酒库亏公告同时发布的还有2017年度业绩预告。预告显示,净利润为亏损1.2亿元至1.4亿元,同比增长—4.76%至—11.11%。2016年,公司亏损1.27亿元。

连续2年亏损,皇台酒业面临被ST,而这将是皇台酒业上市17年来的第四次被ST。

2000年上市的皇台酒业,第三年开始亏损,上市第五年首次被ST。刚刚扭转亏损摘帽后,又于2007年、2008年连续两年亏损,第二次披星戴帽。2013年、2014年再度连续两年亏损被第三次戴帽。

经营业绩惨淡的皇台酒业在回报投资者方面更是难堪。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上市以来,皇台酒业从未进行过现金分红,仅在2002年、2006年进行过转股,分别为10股转1股、5.32股。

内讧不断,重要股东股权仅差5.7%

皇台酒业经营业绩惨淡,与股东之间内讧密切相关。截至去年9月底,皇台酒业持股5%以上的重要股东只有2名,分别为大股东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厚丰)、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皇台商贸),持股比分别为19.60%、13.90%,相差并不大。

正是前两大股东持股比的接近,导致二者势均力敌,从而引发了持久的内讧。

回溯皇台酒业公告,除了在股东大会、董事会上的争夺,双方还多次对簿公堂。如2016年初,第七次(前六次为皇台酒业未按期清偿借款事宜)扛起诉讼大旗的皇台商贸向法院起诉,请求撤销公司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作出的决议。理由是2015年11月5日,皇台商贸授权董事冯瑛参加了*ST皇台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发现董秘未参加,其认为这是违反《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和公司章程行为。

股东之间的内讧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司实控人在主营业务运营、公司掌控方面存在不足。

为了化解这一难题,皇台酒业大股东曾多次努力,遗憾的是均未成功。

2012年10月,公司拟向实控人卢鸿毅等投资者发行1800万股,募资1.9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贷款,卢鸿毅将借此提升控制力,结果因公司与前大股东北京鼎泰存在重大诉讼,未能实施。

2013年,公司再推定增,拟向上海厚丰等发行5500万股,募资4.3亿元补充流动资金,一旦完成,卢弘毅将间接持有皇台酒业30%以上股份。这一次,又因北京鼎泰提出仲裁申请而终止。

次年,公司修改定增方案,计划发行不超过1.9亿股募资14亿元,结果因二股东反对而未能获股东大会通过。

屡战屡败,或许是失去了信心。2015年,皇台酒业易主。上海厚丰原股东刘静、卢鸿毅、赵泾生将所持全部股权作价1亿元转让给新疆润信通,后者由此成为上市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吉文娟成为实控人。

除了股东不睦外,皇台酒业的全国化布局也已沦陷。2013年报显示,皇台酒业曾提出,坚持以白酒与红酒并重,立足本地市场,放眼甘肃省外,在南方区域,将以浙江、广东等经济发达省份为战略目标地,依托西北冰川概念,积极拓展新型市场。

从去年半年报显示,这一布局很不理想。去年上半年,甘肃省外的营业收入只有可怜的16.64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0.44%。

资不抵债,未来或靠运作脱困

深陷经营困境的皇台酒业或靠资本运作脱困。

皇台酒业的主营业务几乎已经凋敝。去年三季报数据显示,虽然公司的营业毛利率达到35.51%,但营业净利率低至-165.87%,导致营业利润率为-100.12%,加权净资产收益率为-600.18%。

现金流方面,去年9月底,账面的货币资金只有227.74万元,较年初减少88.11%,创了历史新低。应收账款也只有62.45万元。

相反,公司的负债还在攀升。去年9月底,其资产负债率高达106.10%,严重资不抵债,较年初的88.55%劲升了17.55个百分点。短期偿债能力方面,流动比率0.56倍,速动比率低至0.08倍。二者明显偏低,表明公司的短期资产变现能力很弱,存在较大的财务风险。

资产负债表显示,负债总额3.91亿元,超过资产总额3.68亿元,其中,流动负债3.51亿元。显然,资产根本无法覆盖负债。

“综合多方面因素,皇台酒业的心思似乎已不在做酒业务上,实业发展处于停滞状态。”一名白酒业人士分析,皇台酒业的经营不善情况较为复杂,未来,公司或将跳出酒企圈子。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年来,皇台酒业的资本运作较为频繁。最近的一次是,公司曾计划出售白酒业务、跨界投资幼教业务。

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无论皇台酒业此次的重组能否成功,未来,预计公司仍将会通过并购重组脱困。

上一篇:海南椰岛近日又花巨资参与央视“国家品牌计划”
下一篇:近日汕头牛肉丸产业同业公会举行会员大会